• 展 览 时 间:2019年7月26日 - 8月26日
  • 策   展   人:方隈

前言

诗荟的作品,像是一场场诡谲未知的梦境。对诗荟来说,身体是个很重要的元素,身体部位的重复是对自我认同的探寻,再将熟悉的元素打碎、重组,演变成其它的一些新的意象。画面中具象和抽象元素的有机结合生的崭新形态仿佛将我们过去和将来都根植于一种错觉之中。

 

 

在创作中,我喜欢将身体的部分,比如手、脸、耳朵、眼睛等等进行叠加和变形。”

从学习编程软件 processing 开始的,诗荟开始了对音乐可视化的研究:将音乐的频率和节奏与视觉上的形状、颜色和位移等参数对应起来。之后,又将对音乐可视化的研究转向了对声音装置的探索。在创作装置的过程中,艺术家逐渐脱离了对技术的依赖和束缚,继而转向对纯视觉艺术的探索。

“学习新技术(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也许是走上新媒体艺术创作之路的开始。但之后具体往哪个方向发展,还是需要看个人的想法。新媒体艺术拓宽了艺术创作的语境,打破且模糊了创作的时空,为艺术家提供了更多(甚至是无限的)的可能性。至于对新媒体艺术创作的解读,完全因人而异。”

 

/

 

以下为艺术家专访

Q:是什么促使你开始多媒体创作的呢?

A:首先,我爱随机。这也是我爱使用软件创作作品的原因之一。当时用Processing时就特别喜欢用random这个功能,就是因为它能随机地给我展现不同的效果。现在用软件创作时,也会将random的概念运用到生成抽象的元素、物体的运动轨迹和颜色的变化中去。

其次,我爱抽象的艺术。通过算法可以生成许多抽象的元素,能模拟大自然的生长和运动轨迹等等。在从事抽象的艺术创作许多年后,虽然一度停止了对抽象的探索,但现在的创作似乎完美地将具象和抽象结合在了一起。

以下作品『突如其来的光』中,抽象的元素即是很多个点在设定范围内随机生成的运动轨迹。

 

 

Q:在您的作品中常以宏观的视角来看待私人化的情绪,你是如何处理和打磨意象及素材的?     

A:宇宙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概念,时空是情绪延绵的载体,得以让我和很多生命体对话从而有一种奇异的连接感。但是,从人类出现到灭亡可能也就几十万年时间(从早期智人开始算起),相对于地球的历史来说是非常短暂的时光;而地球从出现到最后走向灭亡(太阳爆炸吞噬整个太阳系的行星),对于宇宙的存在来说又是相当短暂的。

当我将微小情绪放进宇宙的历史中,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每当想到这些,就会让我产生一种矛盾的感觉,既亲密又疏离,我将这样的感觉带入了我的创作中。

我的创作始于意象,首先都会画下草图,之后先在软件里建模。过程和雕塑家面对一块石膏或石料一样,从无到有地开始塑造出想象中的形状。目前用到的软件有Daz Studio(主要是人物的设计)、C4D(针对性地进行处理、物件的建模)、Zbrush(可以更精细地雕刻)和Marvelous Designer(主要设计服装)。有时一些意象会反复出现在脑海中,无论多久都难以忘怀,就会以此为基础开始发展成一件比较完整的作品。

 Q:技术的进步对新媒体艺术家来说重要吗?

 A:对于那些希望通过新技术来表达自我,通过研究新技术激发灵感的艺术家来说,技术的进步无疑是重要的。技术的进步也在降低创作的门槛。现在,只要有想法,在电脑和手机里安装相应的软件和 app,就能制作从平面设计、视觉艺术、音乐到视频等各种形式的作品。

 比如我正在使用的渲染器插件,通过十分简单的操作,就能渲染出我想要的效果。但在以前,想要达到同样的效果,则需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

 人工智能在艺术领域中也有着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在很多情况下,它帮助艺术家节省了大量重复、基础的劳动,使艺术家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技术的进步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艺术。比如日本新媒体艺术团队 Teamlab 的创作,以交互的形式呈现自然之美,调动参与者的五感,使其成为作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Q:很多新媒体艺术家试图打乱技术本身所固有的成分和结构,去解构、破坏现有的技术而去创造个人的技术。其中很多作品并非是用现成软件制作出来的,不少为艺术家自己编程、创造, 因而不受制于商业影像软件内在的语言内设限定。你有媒介、音乐工程及编程方面的背景,有没有想过在技术的表达上进行创新?

 A:曾经比较着迷对这方面的探索,希望自己能做出与众不同的作品,因此花了很多时间去学习编程技术和硬件知识。而因为技术水平有限,使我在这方面的探索很快就遇到了瓶颈,反而限制了我的表达。这样的问题也发生在许多新媒体艺术家的身上。所以,若我有想法的话,还不如直接找专业的工程师和团队来进行合作,我把精力放在创意上就好。

 我认为无论是用编程、软件、硬件还是插件,都不太重要,这些只是实现自我表达的工具而已。核心是,你想要表达什么。

 Q:以往的创作中有考虑过观众观看的经验和互动性,尝试过一些交互的元素加入创作中,而近期的创作关注用数码绘画和影像进行自我表达,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

 A:对于作品互动性的研究,其实是伴随着我对交互软件的探索而进行的。交互作品的优点在于能够在现场及时收到参与者的反馈,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也给我带来了许多满足感。

 但久而久之,就会产生一种依赖反馈的心理,创作的出发点也从想要表达的理念,转换成了思考如何最快、最有效地让观众参与进来。同时,也观察到有越来越多的艺术作品结合互动,以网红打卡展的方式呈现,也让我反思互动的意义,以及自己所做的这些努力,和其他许多互动作品之间的差异。

 因此,怀揣着某种叛逆的心理,想暂停一切,重新开始。 我想无论作品以何种媒介呈现,只要它能与观者产生某种联系,某种共鸣,引起观者的一些思索和情绪, 就是创作者通过作品与观者形成的交流吧。而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Q:听说您最近还在为新作作准备,会有什么新探索吗?

 A:未来还会继续进行《Genesis 这个系列,同时正在构思新的系列《闪电舞台》,会强化之前系列中出现的意象:世界末日、星球、宇宙、魔法、动物和少女,将他们放置在奇幻舞台的设定下。

 每次创作新作都能突破一些理念的局限,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同时也在探索如何将意识流的元素呈现在视觉中,结合到已有的框架里。其实每次开始一个新系列,就像展开一段目的地不明的旅程,一旦开始,就只能这样任性地走下去。因此,我也很好奇新系列会以怎样的形式呈现给大家。

 

 

 

展出作品

嘘…

嘘…  数码绘画  30×45cm  2019

《Genesis》系列:


“灵感来源于‘包括地球在内的的生命体,都源自于星尘’这个概念。因为星尘的聚散而形成了银河、行星、人类、植物和动物。虽然从物理性的角度来看,似乎千差万别,但本质上我们是一体的,来自于同一种能量场。

在经过一段时间对颜色的探索之后,也重新恢复了一直以来就很喜欢的全息渐变色,希望能在这个系列中尝试运用更多丰富的色彩。”

游戏(2/10版)

游戏(2/10版)  数码绘画  30×45cm  2019

“月亮即将撞击地球,孤独症的少女独自做着最后一轮的游戏,说着梦中的咒语。“

魔法(2/10版)

魔法(2/10版)  数码绘画  30×40cm  2019

“爱丽丝,兔先生与魔法时光。”

唱游

唱游  数码绘画  45×30cm  2019

The Song of Bastet(1/10版)

The Song of Bastet(1/10版)  数码绘画  50×40cm  2019

Flower of Life(4/10版)

Flower of Life(4/10版)  数码绘画  45×30cm  2019

“坠入冰川、升腾、绽放、枯萎、死亡,循环往复,以至无穷。”

Misery Is A Butterfly(1/10版)

Misery Is A Butterfly(1/10版)  数码绘画  50×50cm  2019

Self

Self  数码绘画  60×40cm  2018

“我想以一种宏观的视角来看待那些私人化的、细微的情绪和记忆碎片。反复出现”手”的意象,象征着古人的宇宙观,即万事万物都在某位神明的掌控之中。

从日常生活中跳脱出来,想着我们生活在一颗悬浮于浩瀚宇宙中的星球上,总觉得特别地魔幻且不可思议。而我们所有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命运轨迹,是否也掌握在那双看不见的手中呢?”

在土星光环下(5/30版)

在土星光环下(5/30版)  数码绘画  50×40cm  2018

Kingdom of A Thousand Mirrors

Kingdom of A Thousand Mirrors  数码绘画  40×50cm  2018

清醒纪

清醒纪  数码绘画  40×60cm  2018

梦

梦  数码绘画  60×40cm  2018

Star Chart

Star Chart  数码绘画  50×50cm  2018

相关推荐

来日方长
独唱团
刘林个展:āi ái ǎi ài
薛飞个展:封神
杨茹个展:豆蔻年华
盗火者(The Fire Thief)
谛听
回归
风乍起
艺术观与表达法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