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雕塑作品是由几百片手掌大小的宣纸贴成,重复刷胶,等干,十几天,柔软的宣纸变成了如木头般的硬度。 我总是觉得我和植物、树木有缘分,纸来源于木特别是宣纸,植物的纹理清晰可见。当我们把一张纸团成纸团,那不同的有些坚韧的棱角,是它们最后的倔强,而我做的就是惯着这些纸的棱角,和纸商量着,把的性格给大家看,一遍一遍地确认这些形状,不断地与之对话,直至我用自己的爱让它再次回到如木的样子。我清楚我在做一个无聊的事,我就是要做没有用的无聊事。 我喜欢笨拙的东西,也喜欢做笨的事。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我是无能的,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做自己的事,画自己的画,我画的人麻木,防御,苦笑,祈祷,慵懒,冷漠,最多的是眼神里的无济于事的渺小,他们的价值可能是一台数钞机,也可能是一台收银机,有可能是一台按摩器,也有可能只是一台喇叭,他们被压迫成机器,疲惫不堪,怒了他们也欺辱别人,这些都是无能的人,我也是无能的人。
 
无能是一种力量,让我们寄生在这个世界里。 我在这样的世界里找自己,创造我看到的世界,我渺小、无能、平凡,就像一只碗,最常见的,用来吃饭的碗,我却要那它来盛月光、盛风,盛色彩。” —— 刘佳玲
 

满¥20,000减¥600券等5张

领券

喜欢的作品没有出现在专题里?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