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都不是一个高明的绘画者,一直无法把笔刷运用得行云流水。也许因为大学是学习雕塑的,我一度是用刮刀作画的,非常钟意刮刀厚涂油彩呈现出来的浅浮雕质感。
 
我在这两年来的作品一直在“厚”与“薄”之间轮转,有时候我会用刮刀绘制一幅具象偏表现形式的风景画,有时候我会用大量的调色油作为媒介来薄涂一幅略平面的肖像画,我喜欢比较事物的矛盾与冲突,就好像枪炮与玫瑰,我试图把这种厚与薄的冲突从画面里剥离出来——将其放在一段时间中,在我的一幅作品里,没有厚与薄的博弈,但在我的创作时光里,厚与薄的对垒一直存在。”—— 邓思齐
 

满¥20,000减¥600券等5张

领券

喜欢的作品没有出现在专题里?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