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本无名,好山之人加以名,以为今天所见之山,与古代所见一样。可试想古代一树看似和今朝一样,实则已不知多少代子孙,哪还是古时树。“山”不过是把山石树木短暂聚合来命名,而山石树木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古代的名早以不是今日山川。
 
古人与今人看山水有所不同,今人看山水是人们为山水“划清界限”,设立屏障,而古人游历山水间,乃为兴之所至,兴至而足至,山水浑然天成,哪有什么内外之别?闭合的围栏不单是形式上的“围”也是内心的“围”。 —— 杨飞
 
 

满¥20,000减¥600券等5张

领券

喜欢的作品没有出现在专题里?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