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秋说


近几年北京的冬季似乎不再像过去那般温情了,是温情便总能令人想起暖意,温暖不论多少,也不可量化,更不便量化去统计,不然便成一桩买卖,只有交易才去计较缺斤短两之事,对待温情不必,对待柔美更不便如此。记得十几年前的冬季与今时今日的冬略有不同,过去的冬季总能下上几场大雪,像受了欺负的孩子哭个不停,无论你怎样哄骗他都不会上当,即便你用糖果,用新衣,用玩具等一系列小把戏想将他收入囊中,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你无功而返。于是你开始变得有些着急,于是你又用新的小把戏来哄骗于他,你以为一个忧伤的孩子是好骗的,自以为比他聪明,可结果呢!还不是无功而返。于是乎你有些自暴自弃,行为开始变得怪诞,思想开始变得扭曲,要知道有些灵感是转瞬即逝的,当下的状态如果未能及时记录或抓住便会流逝,像水于火的交融后未能留下什么,那么过去的冬天为何会如此记忆深刻?想必是人固有的选择性摘除吧!像熊瞎子掰苞米似的拾起一岁便丢一岁,好在人并不是熊,但有时人选择做熊也未尝可谓不是幸事一件。其实熊很幸福,冬天能睡,而且是美美的睡,先不提能否养神健体美容护肤,即便退而求其次也算做到了顺应自然藏于世间。终归这是人类社会,并非动物世界,既然是人类社会,那么人与自然的关系便要处好,总觉得过去相处的还算融洽,她也没有那么多小脾气小任性之类,直到过往与今夕对比后才恍然大悟。她动不动就翻脸还真着实令人头疼,头疼便会发烧,因何发烧?定是上火所致,为何会上火?还不是归结她任性耍小脸子么!于是便又会头疼,发烧、吃药、退烧.......如此一来循环复返无穷尽。 


人们都说这几年的北京不再像以往那样温情脉脉的对待路人了,果真遇见了路人也会分出个路人甲乙丙,那种遥指杏花村的景象也一点点变淡了,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而是彻底的摘下面纱以真面目示人。其实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真与假,正与邪,阴与阳本属一体二面,只是人们惯用哪一面的眼光来欣赏她罢了,欣赏争奇斗艳的同时必定会有深沟阴暗,享受酒池肉林的同时必定会有饥肠辘辘,欢愉与苦痛,幸福与苦难,分分离离无时无刻不在上演,不必当真,也不必心无一物。求学的时候几个小伙伴满心欢喜的去逛街,选来选去却去了女人街,而为何会去女人街,至今未解成迷。如今想来却也和太多故事不谋而合,实为天意,怎是区区凡胎所能参透。 


即便她怎么闹你还不是要念着她的好,可她不一定晓得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主儿啊!即便你自欺欺人的麻痹自己,即便麻木后的清醒重获认知,可你还是一心向着她,念着她。果真没了念想,这和谐该如何维系,倘若有一天这和谐真的被打破那可是鱼死网破,虽做到了两不相欠可仍能相忘于江湖啊。如此一来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想到此番景致还是收敛一些为妙,只有妙策安天下,方能使得万年船不是吗!


 健康色的白茫茫一眼望不到边际,苍白却不失血色,人渴望有一个好身体,希望燃烧的状态永不熄灭,既能发热发光又能抱团取暖,这一状态久了自然而然的便认定什么属于自己,什么不属于自己。人很健忘,可有时记性却又好的不得了,哪怕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铭记于心,哪天的哪个时辰你说过什么,为什么说,为什么后来没有兑现,再后来这句话永远的被铭记,像一个烙印时刻都滚烫着这幅躯体。梅花有三弄,然而花开花败故事并不多,于是人开始求寻梦境,开始寻找线索,努力将一片片瓦砾重新构建,拼装成册并按图索骥的传承下去,然而时间过得久了,搭车的人多了,故事也便流传四方了。


 故事总归要由人来写,人来叙述,人来演义,想到此情此景人便有些骄奢了。为了不沉迷,人故撞南墙而望北方,为了不重蹈覆辙,人制定了规矩,自然方中有圆圆中带方。


既然故事由人来撰写,定然也有词穷的时候,词穷不是因为别的,实因所经事事太少,事儿遇的多了,词句造写也就丰沛了,如久旱逢甘露涅槃新生。 


新生等于最大诱惑,世间何为最珍贵?莫属时间等于生命,既然是新生可谓二归一,此乃无量大幸是也,故为此新生人人为我,我而非人人。

 2019.11.29夜


1,940次浏览